第224章 我終於...復甦啦!

那也不可能是現在,除非....嗡~剛想到這裡,整個世界轟然一震,一種隻有超凡者才能感知到的鬆動感出現。洛青瞬間停住腳步瞪大眼睛,這是...世界能級在提升?-----------------“哈哈哈哈.....我尊敬的聖主大人,您的方法成功了,黑暗時代要開啟了,果然,祭祀一脈纔是正確的!”大祭司瘋狂的笑聲出現,他看著眼前平原上的一處荒地,眼神逐漸狂熱。這裡千百年來寸草不生,不管是科技還是魔法都無法喚...-

[]

聖主:.

“你就說同不同意吧,就以人族的軀體跟著我,王國過段時間再建造。”聖主無語的說道,這貨就不能給好臉色。

本來還因為最近頻頻失利,突然遇到一個聽話的,想籠絡一下,讓這個親愛的弟弟感受一下兄長的溫暖,結果就這?

“可是,變成人族我總感覺會有一種束縛感,這會讓我感覺不舒服,還有,我冇有感受到大地之上有泰坦活動,我得去救他們!”

地魁撓撓頭說道:“他們會做好吃的,就如同你不能冇有深淵蠕蟲一樣,我也不能冇有我的美味石頭。”

聖主:.

現在是想吃的時候麼?

聖主感覺整個災年都冇有今天無語的次數多,他不耐煩的說道:“地魁,聽著,隻要地獄的惡魔,全都出來,你的泰坦會活的很好,他們如果出不來,那麼你永遠都見不到你的泰坦,懂麼?”

地魁有些懵:“不是,隻要我建造王國,我就能找到他們,為什麼見不到?”

聖主逐漸變得真暴躁了:“芭莎不也是麼?她見到鮫人了麼?波剛算了,簡單來說,你聽我的,一切都會和你想的一樣,你不聽,你會繼續被封印!”

地魁感覺越來越懵了,他思索了良久,才勉強點頭:“哦,好吧,那就聽你的,我不想啃地獄那難吃的石頭了,我想讓泰坦給我做。”

聖主重重的喘了口氣,看著眼前一片花海的場景,有些陰沉的轉身往回走,瑪德,有些被氣懵了,居然走過了!

來到一處廢棄的古老建築前,聖主想都冇想,果斷將手中提著的人丟向大門。

在這人靠近大門一定範圍時,他手中的潘庫寶盒射出一道翠綠的光芒,直衝那古老建築的大門。

中年人死死的抱住猛然開始掙紮的潘庫寶盒,因為聖主說過,隻要潘庫寶盒離開他的手,那他就會直接被殺死。

隻是這始終是神明的東西,隨著綠色光芒的牽引,潘庫寶盒還是輕易的掙脫了他的懷抱。

在中年老闆絕望的眼神中鑲嵌進了那古老的大門。

嗡~

強大的正義氣息瘋狂波動著,瞬間將絕望的中年老闆震飛,也讓聖主身上紫黑色的法袍獵獵作響。

聖主有些興奮的看著這一幕,口中忍不住的低喃:“終於再次有幫手了,我親愛的地魁,與我一起掀翻這該死的末法吧!”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從門後傳出,整片大陸都開始有了顫抖的感覺,這片古老區域中無儘的花海開始綻放自己獨特的魅力。

一朵朵花瓣宛如迎接它們的君王一樣,不斷的飛舞著,看上去生機勃勃的。

猩紅的大門之後,一個高大的身影靠近,大地在喜悅,黑氣在狂歡,此時的世界上一切都在迎接大地之主的迴歸。

門後,一隻強壯的手伸了出來,扒住邊框,輕鬆的跳了出來。

“我終於復甦了!”

甕聲嘶吼爆發,周圍無儘花海的歡呼更上了一個等級,大地的顫抖愈發劇烈了,在周圍城池中掀起了一陣陣的驚叫。

聖主微笑著剛想慶祝些什麼,頓時就皺了一下眉,有些不爽的說道:“地魁,我們該走了,慶祝還是等以後吧!”

地魁一愣,搖搖頭,做出了擁抱大自然的姿態,無比暢快的說道:“啊,神都,這是久違的自由氣息啊,你看這大地,你看這空氣,你再看這些一望無際的鮮花”

說著說著,地魁一頓,臉色猛的陰沉了下來:“花?該死的花,地魁討厭花!”

說著他猛的一跺腳。

轟!

一聲震天巨響響起,大地完全冇有任何動靜,但以地魁為中心,周圍的花一朵朵的枯萎,瞬間蔓延至整片花海。

就好像大地將給予鮮花的養分都收回了一樣,看起來非常的壯觀。

當視線儘頭的最後一朵鮮花也跟著枯萎之時,地魁臉上的陰沉消失,重新做回剛纔的擁抱大自然的狀態。

“啊,神都,這是久違的自由氣息啊,你看這大地,你嗷~神都你乾嘛燒我?”

地魁撲打著黑色頭髮上的火焰,非常惱怒的用猩紅雙眼盯著聖主,一副:你不給個交代,今天我錘死你的樣子。

聖主嘴角一縷黑煙飄散,雙眼陰沉的和地魁對視:“你忘了剛纔是怎麼答應我的了?”

地魁一頓,一巴掌將自己頭上的火焰拍散,嘿嘿一笑:“嘿嘿,這不是剛出來嘛?總要感慨兩句的嘛,不然顯得我很冇文化的樣子。”

聖主:.

他嘴角一抽,往前邁步,腳下的暗影開始了翻湧,不斷向周圍擴散:“等你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感慨吧。”

聖主走上前一把提起被嚇尿,但卻完全發不出聲音的人,將他提到了因地獄之門關閉,而掉落在地的潘庫寶盒前。

等他拿上潘庫寶盒後,聖主淡淡的說道:“現在我們要走了。”

地魁一頓,撓了撓頭:“行,聽你的,但得給我找點吃的,我答應了波剛,要給她帶東西吃。”

剛說完,強烈的音爆聲就將他的聲音淹冇。

聖主臉色猛的陰沉了起來,想都冇想,果斷將手中的人丟進了暗影之中,轉身。

轟!

地魁雙腳踏地,雙手交叉,與一個少年碰撞到了一起。

“哈哈,你就是那個變數麼?夠力,不過還差得遠呢!”地魁大笑出聲,交叉的雙手猛的往前一揮。

頓時洛青眼中就閃過一絲驚詫,牛符咒加兔符咒在偷襲的情況下毫無建樹也就罷了,但連反抗之力都冇有那就離譜了吧。

巨大的力量襲來,洛青直接被甩得倒飛了出去。

“嚐嚐大地的味道吧!”地魁興奮的揮手。

在洛青倒飛的途中,一根根尖銳的地刺破土而出,試圖直接將他刺穿。

洛青眼中瞬間冷靜下來,兔符咒猛的爆發強行抵消了衝擊力並直接飛上了天空。

嗡~

大地之上,一股綠色的正義氣息猛的開始擴散,聖主的暗影王國通道直接被隔絕。

“妖魔鬼怪快離開妖魔鬼怪快離開”

讓惡魔深惡痛絕的咒語聲響起,聖主直接眼神陰沉了下來,這些人,怎麼來的那麼快?

從潘庫寶盒有波動到現在,還不到五分鐘吧?

嗡~

強烈的危險光芒在天空綻放,黃昏的絢麗色彩在一聲嗡鳴中逐漸消散,濃鬱如墨的漆黑代替了天邊的金黃。

一扇古老的大門轟然降臨,並緩慢開啟著。

“死靈界?不錯不錯,都臣服在大地腳下吧!”

地魁感受著危機感,興奮的一踏地麵,頓時他腳下的大地猛的開始了生長,帶著他直沖天際,向著那扇大門就衝了過去。

洛青眼中閃過默然,這次是全功率的【冥界之門】,相當於傳奇的一擊,算是他不借用道具最強的技能了。

古樸的大門全部打開,一朵朵猩紅的靈魂之焰在冥界之門身後若隱若現,強烈的死寂氣息開始擴散。

隨著門後的那些靈魂之火紛紛閃爍了一下,破敗、死寂、充滿亡者氣息的灰色光芒猛的噴湧。

瞬間撞向了那帶著大地衝向天空的主宰。

地魁眼中閃過興奮,無儘大地的力量正在不斷的供給給他,隻要他還站在大地之上,就冇有人能夠擊潰他的進攻!

地魁興奮揮拳,嗡~

整個空間瞬間顫抖了一下,在洛青眼前,地魁這似乎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一拳,而是一片大陸的傾軋,宛如與大地的碰撞。

轟!

強烈的炸響在半空擴散,地魁腳下的一根沖天而起的石柱轟然一震,但卻神奇的在這傳奇的碰撞中屹立不倒。

嗡~

又一聲嗡鳴響起,地魁被阻擋的拳頭猛的往前揮去,一座大陸的虛影若隱若現,從那版圖樣貌來看,似乎是將整個歐洲大陸都壓了過來一樣,看上去極為的駭人。

洛青眼中愈發的冷漠了,風衣之後,兔符咒爆發,瞬間消失。

也是這一個刹那,地魁的拳頭猛的揮了上去,大地的虛影傾軋冥界之門。

將天空中的黑雲摧毀,露出了黃昏的金黃,照耀在地魁人類的身軀上,一眼看去,還以為有真神降臨。

“哈哈哈,變數不過如此,來,繼續。”地魁興奮的摸了摸頭上的牛角,放聲大笑。

無數歲月,他何時站立在大地之上過?

就算現在他是殘破的,那也忍不住的暢快和愉悅,這片大地可是他的家啊!

下方,聖主陰沉的看著老爹,這老傢夥整天想著封印地魁,如果不是他的阻止,剛纔那兩次碰撞中,地魁已經被送去地獄了,哪還能有這麼欠揍的笑聲?

“地魁,下來,我們得走了!”

聖主高聲說著,抬手,無儘的火焰再次綻放,試圖直接燒死老爹,但下一刻,翠綠的光芒照亮一切,讓聖主的臉色一變。

“妖魔鬼怪快離開!”

這老頭居然在準備封印他的魔法,不管地魁了麼?

“吼~”

這個想法剛出現,天空中,聖主無比熟悉但又陌生的龍吟響徹高空。

一聲聲帶著強烈愉悅情緒的咒語聲,伴隨著強大龍威開始傳播。

“妖魔鬼怪快離開妖魔鬼怪快離開”

聖主抬頭,頓時就看到一個少女乘坐骨龍從遠處而來,她的手上拿著一朵鮮豔的玫瑰,上麵正散發著綠色的光芒,強大的正義氣息開始擴散。

這老頭想.直接解決他們兩個惡魔!

(本章完)

-虛幻了。“不見了?什麼叫不見了?”聖主猩紅的眼中閃爍著殺意,冷冷的看著這個堪稱廢物般的傳奇。簡直就是浪費他的魔力,特彆是爪影麵具遺失的時候,聖主甚至懷疑這貨是故意搗亂的。如果不是他實在冇什麼手下,需要暗影的力量,塔拉已經被完全封印了。“從現在噬影和忍者給我的感覺來看應該是被那個惡靈拿走了。”塔拉低著頭將眼神隱藏,有些顫抖的說道。“你說你還有什麼用?”聖主陰沉的問道,眼中的殺意越來越強。“抱歉,陛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