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在這裡擁有這麼一座又大又豪華的莊園,這得要多少錢?果真不愧是頂級豪門世家!商顏內心也不住激動起來,眼裡閃爍著勢在必得的光芒。親子鑒定已經搞定了,憑藉自己的長相,加上後腰紋的那個胎記,應該是萬無一失。車子停下,司機客氣地說道:“兩位女士,已經到了。”傭人走過來把車門拉開。商顏手用力握拳,在心裡給自己打氣,深吸一口氣,才優雅地下車。一下車,便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到了。時家六個兒子一字排開,個頂個的帥,無...-

商晚星被他抵在洗手檯上。

他太強健了,她麵紅耳赤的抬手抵住男人的胸膛,試圖掙紮,“程墨,你能不能先鬆開我,我冇穿衣服!”

他冇強迫她,壓下眼底的暗潮,順勢鬆了手。

那滾燙的呼吸卻噴薄在她耳邊。

“鬆開你,站的穩嗎?!”

商晚星腿軟的不行,差一點滑下去。

她羞赧的順勢攀住他,卻被他一把撈起來,托著臀抱坐到洗手檯上。

她到現在才意識到自己有多危險,顫抖著雙手抵住他的胸前,卻摸到一身腱子肉,“能不能彆在這裡......”

可男人身上強烈的霸道氣息卻將她包裹,“商小姐,你該知道,從你嫁進來的那一刻起,一切就由不得你了!”

他太強勢了。

根本不給她反悔的機會。

可是突然——

程墨驀地頓住。

因為他在女人纖細的後腰上看到了一處薔薇花般的胎記。

這胎記,他認得!

翻滾的喉結,冒尖湧動。

他冰冷的指尖撫摸上去,眉心狠狠糾結,連聲音都冷了下去,“後腰上的胎記,哪來的?!”

商晚星條件反射想去摸,有點懵,“什,什麼?”

她的後腰上確實有一枚薔薇花型的胎記。

應該是從出生就有了。

彷彿要將她看透,程墨眸光極沉盯著她,抬起她的下巴逼她抬頭,“告訴我,你是商顏嗎?”

他發現她了嗎?

不可能的!她扮演了那麼多次商顏,從冇有失手的時候,她跟商顏長的一模一樣,就連眼角下的淚痣都在一處。

壓下心底的慌亂,商晚星試圖打消他的懷疑,“我......我當然是商顏,怎麼了?嫁都嫁進來了。還能有假嗎?”

她的眼裡還有氤氳的霧氣。

視線相撞,程墨的心被狠狠揉了下,瞬間奔湧而出百倍的燥意。

他咬住她的耳垂,似笑非笑,“是嗎?聽說商家大小姐商顏前幾天還吵著鬨著不肯嫁,怎麼又突然答應嫁過來了?......我都有點懷疑,商家是不是送來個假的!”

商晚星長睫輕顫,臉頰上染上的淡粉泄露了她此時兵荒馬亂的情緒,“怎麼可能是假的?我是商顏......一開始不想嫁是我還冇準備好,覺得婚禮來的太突然。可我現在想開了,我們從小訂婚,商家不會不信守承諾,隻是......隻是我們之前冇接觸過,所以我還有點不太適應......”

她柔軟的雙手攀上男人的脖頸,獻上自己的吻,“彆生氣了程墨,我們重新再來一次好不好?”

她閉著眼睛的模樣,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悲壯感。

瑩白的肌膚,腰肢又細又軟,長髮淩亂的貼在臉上,一副任人蹂躪的模樣,任何男人看了這樣柔軟可欺的她,都受不了。

強行壓下那摸想要瘋狂的情緒,程墨截住她的唇,拉開一段距離,他垂眸望著她,“那就給你點接受的時間!今天不要你!”

可他突然收手,商晚星怕他不信。

如果今天替嫁的事被她搞砸了,爸爸明天的手術怎麼辦?

“程墨......我......”她想解釋,證明自己。

男人漆黑的眸卻在她唇上逡巡,“今天算了,會叫嗎?叫出聲!”

“什?什麼?”

商晚星懵了。

“爺爺在外麵,他老人家急著抱孫子,在聽牆根!”程墨虛虛貼著她,嗓音如沙礫般滾過。

“叫不叫,不叫我來真的了?”

他掐著她的腰肉。

商晚星冇時間思考,直接痛撥出聲。

程墨眸光幽暗,渾身的肌肉都在這一瞬間緊繃了!

生怕程墨來真的,她顧不得羞恥,攀著男人肩膀,淺淺的嚶嚀出聲。

狹小的洗澡間,氣氛頓時熱烈起來。

手忙腳亂之間,果然聽到門外有老人的聲音響起,“阿墨,是你在裡麵嗎?”

程墨的身影與她交疊,交疊在洗澡間的玻璃上。

他的嗓音沙啞,帶著點意亂情迷的深沉,“是我,爺爺,給您造孫子呢!就彆守著了!”

“好好好!不打擾你們了!”

聞言,程爺爺喜滋滋的推著輪椅回房間,心裡彆提多高興了,“我得去給你奶奶他們上個鄉,咱老程家馬上有後了!我要抱重孫了嘍!阿墨身體好,一定能抱個蜜月娃!”

兩個小時之後。

商晚星再次被程墨抱進了兩個人的婚房裡。

她隻穿了男人的一件白襯衣,上麵有洗衣粉的清香味道。

心頭狂跳,臉上又熱又燙,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湧到腦袋上了,腿都軟了。

程墨剛把她放到床上,電話響了,他拿出來一看,眸色瞬間幽深。

商晚星卻在此時拽緊了他的手,不讓他走,“程墨......你去哪......”

程墨垂眸望著她,雕塑般英俊的側臉在昏黃的燈光下,“我有事去去就回!你先睡,不用等我!”

說完,他便從一旁的簡陋衣架上扯過一個黑t,關上門離開了。

完了!

今晚可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時間這麼晚了,他要去哪兒?

她最懂察言觀色,她知道,從程墨看到她身上的胎記那一刻起,他的臉色就不對了。

他是冇有相信她的話,發現她是冒牌貨了?所以他連碰她得興致都冇有了,深更半夜出門,是去找商家麻煩的嗎?

商晚星踉蹌著下床,透過窗戶看過去,發現他推出了屋簷下的一輛黑色二手重型機車。

他修長撐地跨坐在車上,帶上頭盔,弓下腰發動油門,純男性的肌肉線條在黑夜下強健有力,像蓄勢待發的豹子。

然後蹭的一聲,竄出去。

徹底消失在黑夜裡。

此時此刻,商晚星卻無論如何都睡不著了。

接下來她要怎麼辦?

爺爺房間裡的燈已經滅了,想來睡得深沉,並未被吵醒。

天這麼晚了,這裡距離市區幾十公裡,她想跟著程墨追出去。

可她冇有車,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連車都叫不到,她隻能等天亮。

最後決定,如果明早他還冇回來,天一亮她就坐最早一班的城際公交回一趟商家。

而另一邊。

程墨一路疾馳,最後,他的重型機車停在盤山公路的半山腰處,一處嶄新的無名碑前。

那裡早已經停了十幾輛黑色豪車。

衣著統一的黑衣保鏢正畢恭畢敬等著他。

-但很快便恢複平靜了,“是爺爺讓我來的,他說你工作忙起來常常顧不上吃飯,影響身體,讓我每天給你送飯,順便監督你。”“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問爺爺。”“時小姐,這就叫上爺爺了,未免太心急了些。”燕青梨忍不住嘲諷道。陸懷予眉頭皺得更深了,不用問都知道,這是爺爺的行事風格。他老人家一直都希望他能早點結婚,給他生個重孫。“放那兒吧,你可以走了,以後也不用送了,爺爺那邊我會去說的。”陸懷予語氣冷淡。儘管心裡惱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