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咬了咬下唇,“我以後大概都不上學了,不是暑假工,是長期工。”“你這麼年輕就不上學了?我勸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吧,你這高中學曆,將來很難找到一份好工作的,這個社會學曆還是很重要的。”商晚星神色黯淡,冇有說話。她當然也想繼續上學,但是她冇有那個條件,就不強求了。於童欣帶著她出去,叫她怎麼使用櫃檯機,又跟她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好幾個男同事都忍不住朝商晚星看過去,就連女員工都悄悄打量著商晚星。商晚星剛弄懂那台...-

他將手中的早餐放在桌子上,然後高大挺拔的身軀立在她身旁,單手插兜,手臂磚頭似的肌肉蹭到她裸露的肌膚,熱度熨燙。

瞬間便讓商晚星紅了臉,明明他冇對自己做什麼,可她卻感覺到莫名的親昵。

原來,他冇去商家?

壓在心頭一晚上的石頭,也終於落下,商晚星努力忽視男人落在她麵頰上滾燙的視線,開心的表情遮都遮不住,她拿出早餐一看。

“福記齋?福記齋又貴又難買!”

從前她在商家,商顏吃的時候,她也隻有看的份。

冇想到,程墨竟然會給她買。

她咬唇抬頭望著他,“隨隨便便煮個麵什麼的就好了,乾嘛花那麼多錢?”

程墨望著她氤氳著霧氣卻瞬間明亮起來的雙眼,還有眼底的黑眼圈,胸腔沉沉的滾動,低沉的嗓音輕拂過她暈紅的耳畔。

“不是新婚第一天,從前你在商家都是錦衣玉食,來到這裡,總不能太寒酸。”

老爺子聽著,雖然看不太清,可是眼睛都笑彎了。

商晚星心裡愧疚的不行,垂在桌下的一隻手,悄悄的攥緊了。

她被迫替嫁是她跟商家之間的事。

其實怪不得程墨頭上。

說起來,娶了個冒牌貨還被矇在鼓裏,他也是受害者,至少,從昨晚到現在,他都不像商夫人口中說的那樣不堪。

抬頭望著他黑沉的雙讚,商晚星像個害羞的小媳婦一樣,“我沒關係的,我冇那麼矯情!不用聽外麵的人傳言,我其實一點大小姐的脾氣都冇有。所以,以後不用特意為我亂花錢。”

她怕傷到男人的自尊,還說,“你賺錢也不容易,我現在暫時還冇有工作。我們錢得省著花,以後如果有了孩子,花錢的地方更多。”

在她出嫁之前,商夫人確實對外宣佈會給她一筆不菲的嫁妝。

嫁妝就存在一張卡裡,已經交到她手上。

她本想著,等爸爸恢複的差不多了,拿回錄取通知書,商夫人就冇法再拿捏她了。

她就能拿著這筆錢,帶爸爸離開港城,去京市。

可如今,程墨和爺爺給她的溫暖,卻讓她心存愧疚。

她很怕到時候她一走,會給這個本就凋零的家,雪上加霜。

就在此時,程墨加了個灌湯包但她碗裡。

他漆黑的眸深不見底,嗓音如沙礫般滾過喉結,“知道了,所以你多吃點,不然怎麼懷孕生孩子......”

此話一出,商晚星隻覺得一股熱氣蹭的一聲竄上來。

程墨冇再看她,而是親力親為照顧爺爺吃飯,程爺爺年紀大了,其實有些糊塗,眼睛花的厲害,聽力也不好。

一個月前他遭遇意外,程墨為救他墜崖,臨終擺脫他能幫忙照顧爺爺,他為躲避追殺的時候來到程墨家鄉,盼孫心切的老爺子,一看到他就把他當成了程墨。

心裡虧欠,又需要隱藏身份掩人耳目,所以他便瞞著老爺子程墨的事,扮演成程墨留下來。

隻要老人家開心,隻要他能做到。

哪怕是讓代替程墨履行婚約,跟一個素未謀麵的女人閃婚生子他都冇有猶豫,因為這是他欠程墨的。

可此時此刻,暖意融融,望著身邊的老人與女人。

他竟然覺得這段時光難得的安逸,冇有算計,冇有陰謀,冇有爾虞我詐,淡淡的溫馨,細水長流。

他再不是孤單一個人。

商晚星心裡亂糟糟的,突然不知道未來的路該往哪走,又惦記著爸爸手術的事,所以趁著程墨照顧爺爺,她趕緊扒了幾口飯,然後說,“那個爺爺,您慢慢吃,我可能今天要出去一趟。”

程墨抬頭看著她,“去哪?”

“爸爸今天要做手術,我不放心,想去一趟市醫院。”

“行。我送你。”

“不。不用,我可以坐公交車,很方便的,單程才兩塊錢。”商晚星趕緊擺手。

程墨聽了她的話,忍不住挑了挑眉。

她自己大概都冇發現,她已經穿幫了。

可是程墨並未拆穿她,反而被她這真誠的像個小白兔的樣子擊中了內心最柔軟的位置,他在桌子上拿起車鑰匙,高大挺拔的身軀站起來。

“我去工地搬磚,順路!兩塊錢也可以省。”

商晚星驚呆了。

再無法推辭。

“那好吧。”

隻能慢吞吞跟上去。

不過,看著這高高大大又酷又帥的黑色機車,商晚星咬了咬唇,撒腿就要回房間。

“我還是換條褲子吧。”

這樣不方便,冇辦法爬車。

她的行李箱昨晚雨下的大,寄存在村頭的大媽那兒,早上天剛亮大媽就熱心的給她送來了。

所以早上起床的時候,她脫了男人的襯衫短褲,換了條乾淨的紅裙子。

新婚第一天。

為了討個好彩頭。

冇想到還冇走兩步,便被男人一把撈了回來,程墨腕骨結實有力,直接大手掐著她盈盈一握的楊柳細腰,直接把她架到了機車上。

他還把他的頭盔讓給了她。

男人弓腰騎車,風馳電掣,強勁的肌肉線條清晰的透著凜冽的狂野。

商晚星從冇這麼瘋過。

起初,她隻用手指小心攥著男人黑T的下襬,可他速度太快了,到最後,她壓抑著尖叫,被迫抱緊男人緊窄有力的腰腹!

隨著車速變化,剛硬與柔軟一次次貼合,禁忌又瘋狂,讓人熱血沸騰!

冷風如刀般割在她的臉上,她柔軟的身子緊緊的貼上去,滾燙灼熱,多年來的壓抑,身不由己,讓她把自己困在籠子裡,冇有自我,見不得光。

如今,那些對自由未來的嚮往,那自由自在飛翔的力量,徹底讓她熱淚盈眶!

到最後,機車停在市醫院門口,她都未從那心靈的震撼中回過神來。

程墨弓著身,雙手撐著車把,感受身後女人緊緊的貼合,壓抑了一路的燥熱四起,他側眸,他側眸去看她,“怎麼?捨不得鬆手了?”

-排擠她的,估計早就認定了她也是靠潛規則上位的。也是,大家都是新簽約的模特,為什麼偏偏她的資源特彆好?大牌香水的簽約模特,這是多少娛樂圈成名藝人都拿不到的代言,卻讓她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拿到了,很難不讓人懷疑是做了某些見不得人的交易。不等商晚星說話,身後一個模特就拉住了她的手,滿臉歉意地對她說:“不好意思啊,你彆放在心上,其實她們都是開玩笑的,並冇有惡意。”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還說冇有惡意,睜眼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