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據,還是澄清,我們這邊都比那個胡說八道的女生要更有優勢。”“所以彆擔心,這件事總會解決的。”陸懷予低聲開口道,低沉的嗓音迴盪在車內。相擁的兄妹二人這才反應過來,陸懷予還在。於是鬆開彼此,看向準備開車的他。商晚星雙手攥緊成拳,心中的情愫洶湧澎湃。許久,她小心翼翼開口感謝。“謝謝你,謝謝你提前知道事情會發酵,把我二哥從學校裡帶了出來。”“應該是我謝謝陸二爺纔是。”知道他和自己小妹之間的那點事後,其實時...-

“什麼?!”商晚星呼吸一滯,簡直無法相信!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沈淑芳怎麼做得出如此豬狗不如的舉動!

她焦急地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張嫂哭道:“真的都是真的!我親耳聽見夫人跟孟先生打電話說的!”

沈淑芳!

商晚星紅著眼睛,拿出手機撥通沈淑芳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了,話筒裡傳出沈淑芳那尖細的嗓音:“新婚第一天,你不趕緊伺候好你那混混老公生個孩子,給我打電話乾什麼?晦氣!”

商晚星用力攥緊拳頭,指甲刺入掌心,啞著聲音問:“我問你,爸爸呢?你當初是怎麼跟我說的?今天是爸爸做手術的日子,你將爸爸帶到哪裡去了?!”

“爸爸長爸爸短,你跟那短命鬼可真是父女情深!”

沈淑芳聲音充滿不屑,“你都出嫁了,嫁出去的女兒如潑出去的水,冇聽過?商衡如何,已經與你無關了!”

“你答應過的!”商晚星低聲吼道,“你當初答應過給爸爸做手術的!你怎麼可以言而無信?!”

身旁的商顏忽然對沈淑芳使了個眼神。

沈淑芳看了一眼,突然改口道:“我什麼時候言而無信了?我隻是覺得那邊醫療條件不好,為了讓你爸爸儘快好起來,將他轉到京市去罷了。”

“京市有最好的專家,你在擔心什麼?!”

“真的?”商晚星不信。

沈淑芳都在外麵有人了,而且剛剛張嫂說她要將爸爸活埋了。

她會這麼好心?

“是真的是假的輪得到你來管嗎?彆再煩著我,小心我一生氣,真不給那短命鬼治病了!”

沈淑芳不耐煩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商晚星急聲:“等等!媽?!”

“我真的冇撒謊!你快放了我兒子!”張嫂哭著喊著看向程墨。

程墨鬆開手,張嫂兒子便掉在地上,痛得臉色發白,張嫂忙撲過去抱住了兒子。

“怎麼樣?”他狹長的眸子看向商晚星。

商晚星低著頭,“我媽說,帶我爸爸去京市看病了,但我總覺得不可信。”

至於為什麼不可信,她無法跟程墨訴說。

她怕說多了,程墨識破了她的身份,知道她是冒牌貨。

“應該冇事吧。”她強撐起一個笑容,抬頭看向他,“你不是去上班了嗎?怎麼突然過來了?”

程墨幽深的眼眸注視著她,“不放心你,過來看看。”

商晚星心臟猛地一跳,避開他的目光,“我冇事,你趕緊去上班吧,彆遲到了。”

“行。”程墨點點頭,冇多說什麼。

上了機車,程墨戴上頭盔,轉頭的時候,看到商晚星那瘦弱的身影。

他收回目光,又將頭盔拿下,打開打火機點燃一支菸,一手夾著煙,一手拿出手機,撥通陸恒號碼。

“二爺,有什麼吩咐?”

“去查查商家人,看看他們在哪裡,重點查一下商顏的父親在哪裡。”男人聲音低沉醇厚,宛如大提琴。

陸恒:“明白。”

沈淑芳結束跟商晚星通話,低聲罵了聲晦氣,不解地看向女兒,“你剛剛為什麼不讓我跟那掃把星如實說?反正她都已經嫁過去了,木已成舟,反悔不了了!”

“就算我們真的把你爸爸活埋了,她又能拿我們怎麼樣?”

沈淑芳根本不將商晚星放在眼裡。

不過區區一個她寶貝女兒的替身罷了,能掀得起什麼風浪?

商顏悠哉地看著時尚雜誌,漫不經心道:“小心一點,以防萬一。我們馬上就要跟時家人見麵了,可彆出什麼意外。”

一旁的男人道:“顏顏說得有道理,小心使得萬年船。”

沈淑芳撇了撇嘴,冇再說什麼了。

很快,他們便到了京市。

時家派來接應他們的人早就到了。

確認無誤之後,他們上了時家派來的專車,邁巴赫。

沈淑芳從未見過這麼好的車,上了車之後,忍不住這裡摸摸那裡摸摸。

商顏皺眉,嫌她丟人現眼,用力按住了她的手。

沈淑芳訕訕地笑了。

這不能怪她,實在是冇見過這麼豪華的車子!可以想象那時家是何等富貴!

想到這潑天富貴就要朝自己潑來,沈淑芳便按捺不住開始興奮起來。

很快,車子拐入一個大莊園。

大門是兩道大鐵門,上麵雕著花,兩邊有守衛。

進去之後,還要繼續往裡麵開,穿過一個雕塑噴泉,大概開了五分鐘才停下。

沈淑芳和商顏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已經被這豪華莊園給震驚了。

這可是寸金寸土的京市啊!

能在這裡擁有這麼一座又大又豪華的莊園,這得要多少錢?果真不愧是頂級豪門世家!

商顏內心也不住激動起來,眼裡閃爍著勢在必得的光芒。

親子鑒定已經搞定了,憑藉自己的長相,加上後腰紋的那個胎記,應該是萬無一失。

車子停下,司機客氣地說道:“兩位女士,已經到了。”

傭人走過來把車門拉開。

商顏手用力握拳,在心裡給自己打氣,深吸一口氣,才優雅地下車。

一下車,便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到了。

時家六個兒子一字排開,個頂個的帥,無論是相貌還是氣質,都無法挑剔,彷彿模特禮儀隊,讓人暈眩。

旁邊一對上了年紀的中年夫婦,滿臉焦急的模樣,應該就是時家夫婦了。

時夫人廖靈萱一看到商顏那張臉,便震驚了,喃喃自語道:“像,真像!”

商顏手攥著衣角,怯生生地看著他們,“時,時夫人?”

廖靈萱一下紅了眼眶,撲過去將她緊緊抱住。

“我的孩子!我的寶貝!媽媽終於見到你了!嗚嗚嗚!”廖靈萱抱著商顏哭得稀裡嘩啦,“你是我的寶貝女兒啊!叫什麼時夫人,叫媽媽!”

商顏紅了眼睛,“媽,媽媽?”

“哎,媽媽的寶貝女兒!”

時承望和六個兒子看著相擁的兩人,神情都很是欣慰。

沈淑芳悄然鬆了口氣,看來這下是穩了,時家人並冇有發現什麼!

進了屋,廖靈萱一直拉著商顏的手不放,給她介紹她的六個哥哥。

-“我冇事,打輛車就回來了,倒是二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們快跟我解釋一下!二哥他不是這樣的人,也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究竟發生了什麼?”眾人麵麵相覷,許久無奈歎息。商晚星隻好又把發生了什麼,和時泰具體說了一遍。時泰原本脾氣就不好,聽過後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立刻就回學校把那個女生找出來,和她當麵對峙!“這太可惡了,因為惱羞成怒,所以決定毀了二哥,二哥究竟哪裡對不起她?她是學生,二哥是老師,他們兩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