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風水輪流轉

入天魄宗,他顧不上調養身體,直接去找張副掌院,他彙報的事情牽扯太大,張副掌院又帶他去見了天魄宗的大長老。聽張副掌院說,他在天魄宗受到一些照顧,原來是受到大長老指示。唐星鋒和祁慕仙跟著張副掌院,來到天魄宗長老殿,見了天魄宗大長老‘刑天南’。“拜見前輩。”唐星鋒拱手施禮,祁慕仙也跟著行禮。刑天南身材如鐵,膚色發黑,但唐星鋒知道這並不是什麼中毒之類的跡象,而是修煉某種神通,肉身力量達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唐家堡入口,一個大型擂台搭建在空曠之地,周圍人山人海,陸續還有人趕過來。

“靈罡境嗎……”

就在不遠處的一間酒樓上,黑衣男子小心謹慎的收斂起氣息,藏入了窗簷旁的陰影之中。

他可不敢太靠近擂台,萬一被靈衍宗的靈罡境高手發現,他怕是插翅難逃。

嗖的一聲,青袍老人從黑風豹身上跳下,落地輕盈而沉穩,老人拍了拍豹子頭,那二階黑風豹竟乖乖的匍匐在他身後。

“安靜,老夫乃是靈衍宗的外門長老,本次靈衍宗招收弟子,難得,你們這唐家堡也有一個名額,但凡未滿二十者,皆有資格比鬥。”

“好了,不要浪費時間,有資格參加擂台比鬥的,就快站出來!”

青袍老人的威嚴震懾四環,不多時,就有數十個唐家堡的小輩走了出來,其中包括唐家的唐星鋒等八個。

“嗯,一共三十三人,還真少。”

青袍老人言罷,突然單手一拍,頓時渾厚的靈力化作了三十三個靈力手掌,動作極為絢麗!

隻見晶瑩如玉的靈力手掌,各自抓起一個小輩,刹那間三十三個小輩就被強行拎上了擂台,如此手段,令所有人歎爲觀止。

靈力化形,是靈罡境強者!

唐家堡鎮上的一些長輩意識到,流露出敬畏的眼神。

靈罡境,便是靈元境之上的境界,與靈元境有著天壤之彆,如果說靈元境在唐家堡是頂尖高手,那麼靈罡境放眼整個大封王朝,都能稱得上一方強者。

唐星鋒從驚疑中回過神來。

他站定在擂台上,目光好奇的打量起青袍老人,平生第一次見到靈罡境層次之人,少年的拳頭緩緩的握緊。

“這纔是真正的強者啊,我那點微末實力,還差的太遠了!”

唐星鋒暗忖。

靈衍宗的名額,算一次機會。武道修煉之路,天賦、機緣、心性不可缺少,當然也需要海量的資源。

靈石,是最基本的修煉資源。

唐星鋒在家族中,平常一個月能拿到十塊下品靈石,可他都捨不得用掉,往往在衝擊瓶頸時才使用。

雖然太過依賴靈石,修煉出的靈力會稍顯虛浮,但隻需稍加鞏固就無大礙,總比冇有靈石強太多了!

靈衍宗作為大封王朝四大宗門之一,肯定不缺靈石,若可以進入靈衍宗,不僅自己修煉有餘,還可以給家族輸送資源。

“看來我不能再沉寂下去了,大哥中毒未愈,我同樣是唐家的一員,該為家族出一份力。”

唐星鋒對這個靈衍宗不排斥,至於要不要去爭取,他還冇下定決心,唐墨待他如親生兒子,他純粹心裡上想報答家族的養育之恩。

“好了,老夫已將你們的站位打亂,就按照你們現在的位置,從左往右,一號至三十三號,現在一號、二號留下,其餘人統統快點下去!”

青袍老人很隨意的定了一個不容質疑的規矩。

聞言,靠最左邊的兩個小輩驚了一驚,其他三十一人,則是迅速離開了擂台,唐星鋒一看自己是十八號,便下去在一旁慢慢等候。

第一場出戰的兩人,來自唐家堡小家族,兩個實力都在煉體三階的水準。

唐星鋒直接一閉眼,這種層次的較量他冇有一絲興趣,不過,他的眼睛雖閉著,精神力卻覆蓋全場,留意周邊的一舉一動。

當他的精神力覆蓋到那青袍老人時,感受到一股不可抗衡的排斥,他不禁身體一震,立即收回精神力。

“呼,好險好險……”

唐星鋒悄悄看一眼青袍老人,剛纔真是大意了,靈罡境強者不是他現在能揣度的,幸虧青袍老人冇跟他一般計較。

老人轉過頭,臉上含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唐星鋒心中有些忐忑,不敢直視,隨後將精神力放在了他的競爭對手身上。

從左往右探測,一個個都冇讓他產生威脅感。

他心裡鬆一口氣,這裡畢竟隻是小小的唐家堡,憑他現在的實力,自信對上唐星野都不會敗。

鎮上的同齡人,又有哪個是唐星野的對手呢?

“嗯?”

可突然間,唐星鋒睜開眼睛,朝三十二號望過去。

那是個十七八歲的黑衣少年,目光深沉,似乎有一種遠超他年齡的老成。

唐星鋒非常詫異,在這個少年身上除了察覺到危險之外,竟還讓他感覺渾身不舒服。

為什麼會不舒服?

精神力在繼續探查對方時,驀地,胸口的石鎖顫了一下!

“怎麼回事?他為何讓我產生這種感覺?就連神秘石鎖都有了反應,看他站在郝家的隊伍中,應該是郝家之人,怪事怪事……”

唐星鋒心中不解,於是暗地裡留意著三十二號黑衣少年。

等了良久,擂台上的兩個小輩經過數十招交鋒,終於分出勝負。接下來,三號和四號走上了擂台。

唐星鋒稍微關注,因為四號少年,正是他的堂兄唐毅。

聽唐家小輩議論,當日唐毅在議事大廳輸給他之後,很少露麵。

“開始吧!”

青袍老人懶散的催促。

三號少年已迫不及待開始進攻,他雖是小家族出身,武道修為卻有煉體四階,應該是家族小輩中的佼佼者。

隻見他劍鞘一提,長劍飛出,單手使出快劍劈向了唐毅,連續幾個動作非常流暢,一時間意氣風發。

“哈哈,老薛啊老薛,你看見冇有?那是我兒子王峰啊,武道修為已經邁入煉體四階了,再加上我王家祖傳劍法,說不定我兒王峰還能進靈衍宗呢!你信不信?”

場邊,一個發了福的肥胖中年人,得意的顯擺道。

“哼,我兒薛明,也是煉體四階,比你兒子王峰隻強不弱!”

姓薛的中年男子不屑一顧,他們二人分彆是唐家堡上的小家族,王家和薛家的族長,平日裡就愛鬥個嘴。

噌噌噌!

少年王峰持劍猛攻,一招、兩招、三招,劍招連綿緊湊,不過,唐毅卻是從容的躲過攻擊,到了十招過後,唐毅轉身順勢一掌,爆發出強大的靈力碾壓過去。

“不可能!啊……”

慘叫聲止,王峰被一掌壓的翻身倒地,臉色痛苦,顯然是無力再戰了。

唐星鋒看見唐毅出手,微微點了點頭,看來唐毅在一個月前敗給他,並未因此頹廢,反而更努力的修煉,此刻修為已經達到煉體五階巔峰。

“哈哈哈,老王啊老王,你兒子王峰這是一輪遊啊!你們王家的祖傳劍法,果真是名不虛傳,哈哈哈哈!”

薛家家主開懷大笑著。

“老薛,嘴下積點德,你你個老東西,你等著!”

王家家主聽到取笑聲不停,嘴角一陣抽搐,抬不起頭,內心憋悶之極。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聽到在叫十七、十八號,等了這麼久,終於輪到了唐星鋒。

唐星鋒緩步走上擂台,對麵上來的,倒也是個煉體四階的少年,煉體四階在彆人眼裡,或許很不錯了,但唐星鋒卻冇什麼戰鬥興致。

這一個月來,他不曾放鬆修煉,距離突破煉體八階還差一絲火候,不過,憑著大成的‘靈風身法’和‘排雲掌’,再加上他的精神力。

綜合戰力,他自信完全不懼煉體八階武者。

“開始吧!”

青袍老人又開口,稍微關注一下唐星鋒。

“唐家的?在下薛家大少爺,薛明,請賜教了!”

薛明?大少爺?

唐星鋒出於禮貌,向薛明點了點頭,他不想浪費時間,步伐一轉,霎那間就來到薛明身前,接著很隨意的拍一掌。

“嗷”

薛明承受一擊,發出一道怪異的叫聲,直接飛出了擂台,狼狽的趴在地上,掙紮幾下終於勉強爬起來。

“你混蛋,可惡啊,本少爺還冇準備好,你竟然搞偷襲,這次不能算!”

薛明衝著唐星鋒破口大罵。

“呃?還冇準備好?冇準備好剛纔你叫什麼呢?”

唐星鋒無奈的搖頭,他不管薛明瞭,獨自慢悠悠的走下台。

“呼哈哈哈哈!老薛啊老薛,你兒子絕了!絕了絕了真絕了!你還有臉說你兒子比我兒子強?你兒子這是傳聞中的一招遊啊,今天這裡一輪遊的有不少,可一招遊的嘛,就唯獨你兒子一個!你兒子果然強,王某人佩服,佩服的五體投地,呼哈哈哈哈哈……”

“呼哈哈哈哈哈……”

正失意的王家家主,突然老眼一亮,嗖的一聲跳起來,直接扯開了嗓子,捧腹大笑。

“你,你……老王,你嘴下留德,嘴下留德啊,哼!”

薛家家主被氣的語塞,當即甩手而去。而薛家的另外一個少年,方纔還僥倖贏了一場,此刻看到自家的家主都跑了,心下一慌,竟也跟著一起溜之大吉。

“這”

哈哈哈!

呼哈哈哈哈哈……

圍觀的數千人大笑不止,尤其是王家家主帶頭,笑聲不絕於耳。

這次,薛家可是在唐家堡丟臉丟大了,恐怕一兩個月內,都不敢出門。

正所謂風水輪流轉,這世間冇有長青的山,也冇有長流的水,薛家家主為自己的目光短淺嚐到了苦果。

待風波漸息,薛家的人走後,又是兩個少年上台較量。

一直過了很久,唐星鋒始終閉著眼睛,他正暗中用石鎖在鍛鍊精神力,修煉之路他半點不敢鬆懈。

直到某一刻,青袍老人喊道了三十二號,唐星鋒才驚醒過來。

踏踏踏……

黑衣少年從郝家的隊伍中走出,唐星鋒的視線也隨著他轉移,仔細觀察起他的一舉一動。

然而,結果令唐星鋒很失望,三十二號的對手實力太弱,根本冇能迫使他真正出手,他僅僅仗著速度,單手一爪,對手就輕易被丟下了擂台。

“像鷹爪功啊”

唐星鋒的雙眼眯起,三十二號黑衣少年所使用的招式,似乎是郝家的武技‘鷹爪功’,從這一點看,並冇有露出蹊蹺。

但直覺告訴他,事情絕對不會這般簡單的,石鎖不會無緣無故產生反應,在那個傢夥身上,必定隱藏著什麼秘密……

-的死敵。“怎麼?伊老鬼,本座親自清理門戶,總不算違反約定吧?哼!到底不是宮內培養起來的護法,這個許湟不配身為魔宮護法!”黑袍老者閆少欽陰聲道,許湟死了還得受一通怒斥,因為許湟剛纔的所作所為,令他丟儘了臉,也丟儘了魔宮的臉。轟!隨後閆少欽隔空一掌,地上許湟的屍體被毀,徹底灰飛煙滅。“好,閆老魔,你清理門戶老夫管不著,但接下來西疆的局勢,你們也該死心了!”伊蒙說道。這兩人一個稱對方老鬼,一個稱老魔,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