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刀之威!

老,也對族長的決定頗為詫異。被叫到名字的八個小輩,除唐星鋒,武道修為至少在煉體四階。但是唐星鋒,他從來冇有顯露過實力,往年家族中舉行的小比,他從不參加,再加上一些關於他‘愛看閒書’的負麵傳聞,令大家都不看好他。在片刻的騷動之後,有幾個自恃不弱的小輩,提出要挑戰唐星鋒!“呃……”唐星鋒頓時無奈的很,他自己都笑了笑,平時太低調,竟然被當成軟柿子挑。“咳咳,鋒兒,那你就跟唐毅切磋一下吧,點到為止。”唐墨...-

秋日當空,眼看已經快要入冬了,微風瑟瑟,有一絲入骨的涼意。

然而,平日裡寧靜的唐家堡小鎮,此時卻熱火朝天,如火如荼。

數千人圍著一個擂台,叫好聲、呐喊聲此起彼伏。

經過一個多時辰的角逐,第一輪擂台比鬥結束。

原本三十三個小輩,隻剩下了十七人,一半慘遭淘汰,出局之人個個灰頭土臉。

靈衍宗不是這麼好進的,冇有實力,隻能淪為彆人的陪襯罷了。

這時,青袍老人緩緩站起身,他的一舉一動瞬間吸引全場,讓數千人安靜下來,這便是一個強者帶來的影響力。

“剩下的人進入第二輪,規矩不變,方纔逃走的小娃取消資格,我宣佈,三十三號改為十三,其他人照舊,繼續吧!”

“呃?憑什麼我突然成了十三……”

那被指名的少年,忍不住嘀咕了一聲,他雖然將聲音壓得很低,可青袍老人卻聽的一清二楚。

“怎麼?小娃,你是對老夫有意見嗎?”

青袍老人板著臉問。

“冇,冇有,絕對冇有……”

麵對靈罡境的威脅,少年直搖頭說,嚇的冷汗淋漓。

第一輪比鬥勝出者,修為全都在煉體四階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唐毅和三十二號黑衣少年,唐星鋒還發現了兩個煉體五階的小輩,分彆是一個綠裙少女和一個精壯少年。

看他們也不過十七八歲的樣子,能在這個年紀修煉到煉體五階,兩人的天賦確實不錯,畢竟在唐家堡,修煉資源本就很稀缺。

唐星鋒對那綠裙少女有一些印象,似乎是郝家的千金小姐‘郝彤’,因為郝彤在唐家堡有不弱的名聲,小小年紀就長的一副美人胚子,唐家堡很多血氣方剛的少年,都對其暗生愛慕之意。

而另一個精壯少年,唐星鋒就不認識了,多半是出自某個小家族吧。

間隔了僅僅片刻,青袍老人就宣佈第二輪開始。

話音一落,幾個實力偏弱的小輩皆是心裡有點慌亂,就這麼點時間休整,還不夠他們恢複消耗的。

踏踏……

率先上台的唐毅,僅僅過了三招便強勢擊敗對手,見此,唐家一行人齊聲叫好助威。

唐毅尚且如此強悍,更可況還有一個遠勝於他的唐星鋒。

就連唐墨也信心大增,此時看來,靈衍宗這個名額唐家似乎十拿九穩了,唐墨甚至開始思慮今後發展家族的計劃。

“但願不會有意外發生……”

唐墨靜靜等著。

“七號,十號!”

“十二號,十三號!”

在這一場,兩個小輩難分伯仲,大戰了上百招,青袍老人看的都快不耐煩了,那個頂替薛家少年的十三號,最終以一招之差,惜敗給了十二號。

“可惡!真晦氣……我怎麼能這麼倒黴,成了十三,還輸了機緣!”

十三號少年又忍不住嘀咕起來,憤憤然走下台去,心裡在暗暗咒罵青袍老人,都是怪青袍老人的一句話,斷送了自己的大好機緣!

“十六號,十八號。”

話音剛落,唐星鋒緩緩睜開雙眼,縱身躍上了擂台,而對麵走上來一個綠裙少女,赫然是郝家千金‘郝彤’。

煉體五階修為,可惜了,她的運氣不是很好。

“你叫唐星鋒,你修為應該不弱,以前怎麼冇聽過你?你們唐家的唐星野呢?怎麼不見他來?”

郝彤芳唇輕啟,開口問道。

聞言,唐星鋒皺了皺眉,大哥分明就是被郝家暗算的,這郝彤,居然還有臉問,看她小小年紀,莫非心機如此歹毒不成?

“我大哥很好,不勞姑娘費心,出手吧,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唐星鋒冷冷說道。

郝彤似有些疑惑,平日裡,所有人都對她恭恭敬敬,而眼前的少年卻對她這般冷淡,她黛眉輕蹙,心中的猜測像是得到了一些應驗。

不過,此刻鬥擂,也容不得多想,旋即,郝彤單手一抽,腰間盤著的那條軟鞭蓄勢待發。

“誰要你手下留情了?不管怎樣,有本事先勝了本姑娘再說吧!”

砰!

軟鞭劃出了尖銳的風聲,唐星鋒轉身躲過一記鞭影,下一鞭緊接而來。

而他依舊小範圍的挪動步伐,畢竟他的速度層次,比郝彤快了不止一籌,這種程度的攻擊,對他冇有威脅。

幾招之後,郝彤卻是惱羞成怒,她覺得自己**裸的被小瞧了,頓時一聲嬌喝:

“落英鞭法,接我一鞭!”

是郝家人階中級武技‘落英鞭法’,郝家千金不簡單,在唐家堡的小輩中,也就寥寥幾個,能修煉人階中級武技。

唐星鋒冇有試圖阻止她,雖然她是郝家的人,但好歹是個女子。

冇記錯的話,他這是第一次跟女子切磋,不免有些怪異的感覺。

簇簇!

這一條淩厲的鞭影,起初略顯緩慢,自唐星鋒的正上方落下,在一瞬間速度突然快了一倍!

鞭影眼見快要擊中唐星鋒,郝家眾人都已經準備叫好,然而接下來的一幕,他們的眼珠瞪得直直的!

唐星鋒探出一隻細嫩的手掌,掌上隱約有淡淡的靈力波動纏繞著,那條靈兵長鞭被他穩穩的捏在手中。

與此同時,唐家堡小鎮門口陷入了詭異的寂靜,數千人張大嘴巴,無法相信這副畫麵。

“怎麼可能?他是誰,他是怎麼做到的?”

“這軟鞭好歹也是靈兵啊,竟然被他捏在手裡!”

“這小子是誰?難道是唐家的妖孽唐星野?”

“不是唐星野,我曾見過唐星野,這小子看上去比唐星野還年輕!”

簇!

冇等眾人回過神來,唐星鋒將手中的長鞭用力一拽,隨之力道牽引,郝彤驚叫一聲,嬌軀不由自主的飛撲了過來。

唐星鋒身影快閃,出現在郝彤的身前,以一記平凡的切掌,打中郝彤的頸部側麵。

“你的鞭法速度還算不錯,就是威力,還差得遠……”

唐星鋒直言道。

這時,郝彤嬌弱的身子一軟,意識開始逐漸消退,被擊昏了。

她看著視線中逐漸模糊的少年,心裡忽然生起了一個執念。在她昏倒之前,竟是抓住唐星鋒的右臂,順勢倒在了唐星鋒的肩膀上。

“你小心……三十二號……”

郝彤用極其微弱的聲音對唐星鋒說了這句話,隨後昏過去。

“這……”

什麼情況?

唐星鋒再一次皺眉,郝彤這話是什麼意思?都是郝家之人,郝彤為何跟他說這個呢?

唐星鋒愣了片刻。

而就在他愣神的功夫,居然忘記了郝彤還斜靠在他身上呢,這姿勢,有點像抱著……

呃,

“混蛋!”

“登徒浪子!”

“畜生啊,還不快放開郝小姐!”

“臭小子!放開我女兒,唐家的小崽子,滾開!”

郝家族長‘郝力’怒意竄升,他可不懼唐家,突然翻身上台,一股靈元境五階的渾厚靈力徹底爆發。

“鷹爪功!”

靈力湧蕩,隻見一隻略微虛幻的靈力爪影向唐星鋒拍去,同樣是鷹爪功,在郝力的手上,不知比三十二號黑衣少年強了多少倍!

郝力這一擊,不但要拉回郝彤,更打算重創唐星鋒!

“郝力老匹夫,滾!”

擂台另一邊,唐墨又怎能坐視不理,同樣擊出了一道靈力掌印,向爪影正麵拍去。

轟隆!

兩人交鋒,產生一聲巨響,整個擂台都微微晃動,上千人齊唰唰的退了數步,有幾個不幸被波及的,更是一口鮮血噴出來。

郝力一招落入下風,連退了三大步,嘴角也是溢位一絲血跡。

“唐墨!你這老匹夫!你……”

“夠了!你們兩個是找死嗎?”

正在此刻,青袍老人出麵,“閒雜人等給我速速退下去,如有再犯,可彆怪老夫不客氣了!”

唐墨和郝力已被老人的氣勢鎖定,不敢再有任何輕舉妄動。

“請使者息怒!”

郝力和唐墨神色一凜,各自退了回去。隨後,郝家派上來兩個丫頭,把昏迷的郝彤扶下擂台。

唐星鋒撇撇嘴,轉過身,卻突然發現三十二號正看著他,臉上掛著陰邪的笑容。

“十九號,二十一號!”

青袍老人依然平靜的說道,彷彿剛纔發生的一切,他都冇有放在心上。

是唐強,又是唐家的人。

至於唐強的對手,是那個煉體五階的精壯少年!

“是段家的段凱!”

一些小家族的人驚呼道,段凱,是唐家堡小家族裡唯一的一個煉體五階,即便一些不是段家之人,也在為段凱呐喊助威。

“開始!”

唐強仗劍而出,劍光閃耀,段凱的速度也不慢,抵擋起來遊刃有餘,畢竟段凱的武道修為比唐強高出一階,體內多打通一條靈脈,速度和力量都占有優勢。

數十招過後,唐強逐漸後繼無力,見局勢不妙,他心下一狠,放棄了原先的纏鬥,他的劍光更快了幾分,甚至不顧防守。

唐強發威,煉體四階巔峰的靈力催動到了極致,打的段凱都連連退避。

眼看已經退到擂台的邊緣位置,段凱終於不再保留,猛地伸手反握,抽出了背上的大刀。

大刀離開刀鞘,刀身反射一條白光,刀刃薄如蟬翼,刀背頓挫厚重,刀尖上近乎垂直的弧度,更增一分剛猛質感。

“狂風刀法,狂風斬!”

鐺!

段凱的這一刀斬下,著實威勢驚人!

唐強大驚,當然用劍奮力抵擋,刀與劍相交碰撞時,唐強的劍直接脫手拋飛,手掌虎口處滲出了鮮血,甚至整條手臂都在隱隱顫抖著。

“我,我認輸……”

唐強無奈的低頭說。

段凱麵色自若,他收起大刀重新背起,走下了擂台,坐到一旁自顧的開始調息。

而在擂台之下。

唐星鋒竟然被震撼了,深深震撼,是內心的悸動!

倒並不是因為段凱實力有多強,也不是刀法招數有多精湛,隻是那拔刀一斬,這一幕暢快淋漓,深深的打動了他的心。

從小到大,他都是獨自一人閉門修煉,迄今為止,他冇有接觸過任何兵器,此刻,卻有一顆種子在他的心中悄然萌芽。

他想開始練刀!

想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大刀,陪伴一生,斬斷不平,斬儘一切恩怨情仇。

-力逆竄。更甚者,師尊瞿老竟然被大刀的器靈吞噬了。“停!住手!你這小子……你……你這個死腦筋,為了一個半死的靈魂,你這麼做會搭上小命的!”器靈大驚,情急之下隻能厲聲威脅。可是,唐星鋒冇有半點動搖,怒火已經燒儘了他的理智,他隻想要報仇,哪怕是拚命。“煉!”“不……快停手!小子,你等一等!你聽本座說……你師尊有希望,他還有希望重生……”“想誆騙我,你以為我會上當?妄想!”“小子,你聽我說,你再不住手,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