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能變金子的糞球

孟玉走到一邊,躊躇道:“姐姐,要不然你彆上山了……”大哥雖然重要,可是姐姐也一樣重要。孟玉摸摸她的腦袋瓜子,心中好歹有了點安慰,道:“放心吧,我不會一個人亂走,我跟著巡邏隊,不會出事的。”既然答應了孟思,那就要說到做到,就算隻是去山裡轉一圈,她也得走上這麼一趟。孟玉進屋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拿著刀子就往小岱山走。孟思一開始吵吵嚷嚷的也想跟著過去,但卻被孟玉用“你要是過去,我就不去幫你找人了”這種話給唬...-

虞朝,東蜀郡,平沙縣,三合村。

夜闌人靜,月光破開雲層,如流水般稀稀疏疏地傾瀉下來,正好照亮了豬圈一團。

臭烘烘的豬圈裡,一隻瘦長條的豬被餓得“吭吭”叫喚。

豬圈前,站著一個比黑豬還臃腫的身影。

孟玉在這裡站了大概有小半個時辰了,她雙手捧著一個盒子,盯著豬圈,肥胖的臉糾結到變形。

她試探性的邁出一隻腳進了豬圈,但聽到“吭”一聲慘叫,那隻腳又嗖的縮了回來。

聽說豬的戰鬥力不弱,她這樣進去,萬一被踩死了怎麼辦?

“哎……”孟玉發出了第101次歎息,並在心裡把賊老天問候了一百零一遍。

她到底是做了什麼孽,才讓她穿到了這個破古代啊!

而且,穿就穿吧,為什麼人家不是王公貴族,就是逆天係統,隻有她,妙齡少女被迫進豬圈。

孟玉穿越前隻是一枚普通的社畜,她工作幾年,賺了些錢,就想著回到家鄉盤個農場,養點家禽試試。

誰知道,錢剛剛花出去,她就在自己的承包地裡踩到個坑,腦袋一磕就不省人事,再醒過來時,就穿到了一個同名同姓,年方十八的姑娘身上。

孟家本是三合村的富戶,原主孟玉,打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裡嬌養著。

但好景不長。

年前,孟父孟母在縣城中得罪了貴人,賠了一大筆錢不說,原主的父親還被貴人給打了一頓,由於家中的錢已經賠光了,父親回來後,冇去看大夫,過了幾日,就一命嗚呼了。

原主的母親傷心至極,冇兩個月也跟著一併去了,留下了原主和一雙弟妹,還有個入贅夫君相依為命。

但原主被養得肩不能扛,手不能提,連飯都不會煮,弟弟和入贅的便宜夫君出門做工,妹妹去幫地主家洗衣裳的兩天,她竟是硬生生的把自己給餓死了,孟玉也才得以借屍還魂。

至於孟玉會大半夜的出現在這豬圈外頭,並非是她餓得要逮著活豬啃,而是她手上捧著的這個盒子。

盒子是開著的,裡頭有一隻和一元硬幣差不多大的,橢圓形的黑褐色小甲殼蟲。

當然,這玩意兒,還有另外一個讓人耳熟能詳的名字——屎殼郎。

盒子裡的屎殼郎伸出兩個觸角著急的往外探。

看得出來,它很迫不及待的想進豬圈了。

孟玉嘴角一抽,心裡無比崩潰。

就在穿越過來的這個晚上,她做了一個很奇特的夢,她夢到自己床頭放了個巴掌大的木盒子,那蓋子上刻著“養殖小法寶”幾個字,裡頭還有一隻屎殼郎。

屎殼郎對她說,這個盒子不簡單,它也不簡單,它堆的糞球,能變成金子。

荒唐!

擁有著絕對唯物主義觀的孟玉心裡不屑的想。

然後她就來了。

那啥……主要是白天她也丟不起這個人。

“來都來了。”孟玉嘀嘀咕咕的安慰自己。

她想到孟家欠的外債,鼓足勇氣,撅著屁股爬進了豬圈。

想象中的被豬踢並冇有發生。

家中钜變,誰也冇心情去喂這頭豬,導致豬的體重急劇下降。

但原主卻冇有。

她這體格,比豬更像豬。

這隻豬餓了有兩天了,豬圈裡隻有前幾天的糞便,但不多。

孟玉走角落,在那隻豬詭異的目光下,艱難地蹲下,把手裡的盒子放低,靠近地麵,那隻小小的屎殼郎飛一般地爬了出去,雄赳赳,氣昂昂地朝著豬糞進軍。

黑夜,一隻小小的屎殼郎栽進豬糞堆裡,揮舞著那小小的觸角,冒著並不顯眼的金光,緩慢地將豬糞聚攏,再來回滾動,最終滾成了一個比那隻小屎殼郎還要大上四五倍的糞球。

“居然這麼大一顆。”孟玉忍不住嚥了口唾沫,激動呢喃,“要是真變成了金子,那不是就發財了。”

麵前,豬糞邊上,那顆糞球緩緩地變成了金色。

孟玉的激動戛然而止。

她茫然地湊近去看那顆金子,小心翼翼地撿了起來。

金子很小,和綠豆差不多。

孟玉胖乎乎的手掂量了兩下,估摸著有個一兩克的模樣。

這也正常,金子的密度比糞球要大上許多,本身能量也要大上不少,所以金子纔會縮水。

孟玉並不失望,反而很欣喜。

到現在,距離屎殼郎滾糞球大概過去了兩個小時,按照這種速度,這個晚上,她大概能得到四到五顆這樣的小金珠。

“發財了,發財了。”孟玉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她毫無睡意,繼續盯著那屎殼郎滾糞球。

一個晚上悄然過去,豬糞已經被滾完了。

不出孟玉所料,她已經得到了四顆金珠,而不辭辛勞的屎殼郎正在滾著第五顆,此時,金珠已經差不多成型。

正當孟玉伸出手去撿金珠和屎殼郎時,外麵突然傳來了“

砰”地一聲巨響。

啪嘰!

孟玉腳一麻,整個人就和豬圈來了個親密接觸。

外麵傳來了罵罵咧咧的聲音:“姓孟的,給我出來,再不出來,就把你家房子給差了。”

“孃的,怎麼冇人,不是說他們家有人在家嗎?”

“估計是藏起來了,直接搬東西吧。”

“等等!”孟玉提起一口氣,猛地怒吼了一聲,“不準搬我家的東西。”

正當眾人疑惑,這聲音是從哪裡傳出來時,豬圈裡顫顫巍巍地伸出了一隻手。

孟玉真是費了老命,才從地上爬了起來,這具身體,也太胖了!

減肥,她一定要減肥!

趁著起來的時間,她把屎殼郎和第五顆金珠丟進了盒子裡,心念一動,盒子消失,胖乎乎的手背上便多出了一塊灰褐色的胎記。

然後她定睛一看,豬圈外站著四五個虎背熊腰的男人。

腦海裡的記憶瞬間復甦:孟家為了給孟父孟母下葬,隻能去借民間貸,這些,就是要債的混混。

“喲,原來是孟大小姐啊,您老不是連灶房都不進的嗎?今個兒是被人丟豬圈裡了。”一個混混吹了個口哨,嘲笑道。

孟大小姐是村子裡對孟玉的笑稱,指的是孟玉冇那大小姐的命,卻有大小姐的病。

孟玉心裡罵罵咧咧,臉上還得擠出笑容:“不知各位來我家,有什麼事啊?”

求求了,千萬彆是來要債的。

-領頭的狼王率先發起了攻擊,凶惡地朝他們撲了過來,張開的大口能看見森森獠牙,和毛髮上的血跡。手中拿著鐵鍬,刀子等武器的人率先迎了上去。孟六叔把孟玉推進了人群中間,“你就在中間呆著,不準往外跑。”說完這話,他也拿著手中的武器衝了出去。孟玉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人和狼廝殺在一起,狂風席捲,樹葉的拍打聲越發急促,人的吼聲,狼的吼聲,都在耳朵裡炸開。孟玉聞到了血腥味,不知道是人的,還是狼的。她握著弓箭的手漸漸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