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長公主薨逝

開元帝登基後為他清冤正名,從那以後他方纔回到上京城,留在了國子監任教。怎麼看他的女兒也不像是會和前朝餘孽勾結的人。這件事情,鹿韭必須查清楚。但並非一朝一夕能查清的事,尚不清楚其中緣由,她害怕打草驚蛇。因此她隻得吩咐朝華先買通了玉貴妃宮中的一個小宮女,隻需她日日將玉貴妃的動向報過來即可。經此一事,她忽然發現,自己身邊可用的人太少了,仔細算下來,隻有朝華和朝生兩個。朝華活潑伶俐,是探聽訊息的好手。朝生...-

不覺初秋夜漸長,清風習習重淒涼。

鹿韭坐在廊下,枯望著簷上的燈籠,微微一點燈芯明滅搖曳,如同此時的她。

夜風凜冽,夾帶著深秋獨有的**氣味,院子裡那棵高大的梧桐也萎靡不振,落葉簌簌而下。

她回想自己這一生啊,真是……闃然無聲。

想到這,她無聲輕笑,也不儘然。

她在未嫁給陸淩波的時候,是那般張揚靈動,肆意暢快,及笄那日,爹爹廣邀天下,慶賀自己的寶貝閨女終於長大成人。

而那晚的筵席上,她以自創的一舞《廣寒仙》,震驚四座。

陸淩波,鹿韭想到這個人,乾瘦的手背上突然青筋儘顯,晦暗的雙眸迸發出強烈的不甘和恨意。

朝元九年,朝元皇室唯一的女兒,嫡長公主鹿韭對寒門狀元郎陸淩波一見傾心,非君不嫁。

朝元十年,也是在秋天,鹿韭十裡紅妝,下嫁給陸淩波。

寒門才子,天之驕女。

這件事,是被盛傳了多少年的佳話。

可世人卻不知,台上是才子佳人,幕後是司馬青衫,是鹿韭星離雨散,月墜花折的一生。

——————

吱呀————

木門被推開。

鹿韭眯著眼睛,辨認了很久,直到那女子蓮步輕移,逐漸走近,她方纔認出來。

來人是紀辛夷,鎮國將軍府的嫡女。

“怎麼?認不出我了?看來我們尊榮萬千的長公主這次是真的眼瞎了?”

紀辛夷帶著一個婢女,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鹿韭。

“嗬。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啊。”

“鹿韭,好久不見了。”

紀辛夷看著眼前這位長公主,滿心都是暢快歡喜。

鹿韭從前嬌媚如花的臉龐,如今傷痕遍佈,最長的一道從左眼角一直延到下巴,縱橫翻裸,一看便知隻是粗陋處理過。

“你也有今日啊,你不是天之驕女嗎?”

啪,紀辛夷一巴掌便將鹿韭扇倒在地上。

“你不是一舞傾城嗎?跳啊!站起來再跳啊!”

她繡著銀絲牡丹的鳳頭鞋狠狠踩在鹿韭臉上,旋轉了兩下,捂嘴輕笑起來。

“哦我忘了,昔日一舞動天下的鹿韭長公主,如今已是雙腿俱殘的廢人了!嘻嘻嘻嘻,鹿韭,陸淩波最先便是打斷了你這雙腿吧?”

鹿韭麵無表情,沉默不言,紀辛夷看她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也失去了興致。

“朝元二十年十一月,朝元國鹿韭長公主薨逝,朝元國帝後久病,又忽聞噩耗,於次日雙雙殯天。鹿韭,你覺得這個故事如何?家破人亡、痛失至親的感覺如何?”

鹿韭猛然抬頭,嘴角鮮血淋漓,怒視著紀辛夷:

“紀辛夷,若有來世,我要你紀家不得好死!”

紀辛夷不怒反笑,

“來世如何來世方知。隻說今生,我紀家可要好好感謝你這位長公主呢!若不是你對我那位兄長一眼萬年,給了他一步登天的機會,我紀家這一局也不能贏得如此輕鬆。要說恨,鹿韭,你那位好爺爺屠我啟明皇室滿門的時候,我們便已註定是不死不休了!”

鹿韭這些年早已知曉,他父皇親封為鎮國將軍府的紀家野心勃勃,早已偷偷收養了前朝啟明皇室僅存的血脈——紀辛夷,不,應該說是

婉柔公主。

——————

紀辛夷所說的不死不休,應當從鹿韭爺爺那時說起了。

前朝號為啟明,皇室窮奢極欲,官員大肆斂財,導致百姓餓殍遍地,民不聊生。

她的爺爺鹿月臨本是啟明國的巡西撫邊使,見百姓日日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哪怕百姓間已經易子而食,啟明帝卻仍然要抓人收稅,建避暑行宮。

不忍至極,便從西邊舉兵反了。

在多方響應,百姓又從內部大開方便之門的情形下,啟明王朝很快就被推翻了。

兵至啟明皇宮的那天,啟明帝自個兒殺死了後宮所有嬪妃,自縊在禦花園。

啟明帝一共12子17女,紛紛大聲咒罵“竊國賊”“反賊”,並揚言有朝一日定要取迴天下,鹿月臨見狀,便下令殺了啟明帝所有的子女,不僅是因為他們的咒罵,而是這些年百姓的血肉,這些個皇子皇女是吃的最多的。

三皇子因街邊的小吃攤裝飾醜陋,就下令打斷了小吃攤主的雙手;

六皇子因覺得宮中樂妓的聲音不如黃鸝動聽,毒啞了一十九位風華正茂的少女;

二皇女因賣花小女碰了她的衣角,當街虐殺了那位年僅七歲的女孩,並且命人將其衣服扒光;

……

個個罪行昭昭,無一人無辜,就連最小的年僅三歲的婉柔公主,也時常劃傷宮女,以看她們流血疼痛取樂。

而當時執行這道令的,便是紀家的老太爺——紀照殿,而紀辛夷便是那位婉柔公主。

後來鹿月臨登基,改國號

為開元,號開元帝。

可惜連年征戰終歸是傷了身子,開元帝登基兩年後,便去世了,享年41歲。

他去世後,唯一的兒子當時30歲的鹿青囊登基,也就是鹿韭的父親,改國號為朝元,號朝元帝。

那一年,鹿韭7歲,成為了皇室唯一的公主。

朝元帝殺伐決斷,勤於朝政,肅內圍,開科舉,民心歸一,朝元國由此開始興盛之路。

鑒於前朝世家當政、禍亂朝綱的例子,朝元帝更加看重寒門學子,他花了數年扶持寒門學子,在朝堂之上與世家抗衡。

朝元九年之時,鹿韭16歲,對朝元國首個三元及第的狀元郎陸淩波心動神馳。

……

後來的故事,鹿韭已不願意再去想。

紀辛夷見她一直不說話,從婢女手中接過帕子擦了擦,將帕子扔在她臉上,轉身便走。

走到門口時,又有兩人迎上來,儘管看不清,但其中一個人,就算化成灰,鹿韭也認得出來,是陸淩波!

四人稍作交流,其中三人便離去,一人來到鹿韭身邊,大力掰開鹿韭的嘴,喂下一顆毒藥。

他疾步而去,帶起風吹落葉,哀轉久絕。

——————

朝元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清晨,長公主薨逝的訊息傳遍天下。

同日下午,帝後心神大慟,雙雙殯天。

鹿韭飄在空中,看著自己的母後聽到紀辛夷說自己如何被他們殘害,如何被他們欺辱時,她那瘦弱的母後雙眸流出血淚,奮力起身,想要掐住紀辛夷的脖子,卻被紀辛夷身邊的侍衛如同扔一床破被子一樣扔到地上。

她本就病重,這一扔她七竅俱流出鮮血,嘴裡喃喃的念著“小韭、小韭、孃親想你……”

死不瞑目。

也看著自己的父皇聽完後,踉蹌著想要去取劍。

“唰”——

那雙經常托起自己的雙手被鋒利的尖刀齊齊砍斷,滾落在地上,她的父皇仰天大叫了一聲“小韭!!!”。

隨即倒在了血泊裡。

她的二哥哥,時年二十九歲的鹿此君,被作為撫慰品,送進了紀家的軍營……

她呆呆的飄在皇宮上空,心中早已麻木,她拚命祈求著一個來世,來世!她要紀家人全都血債血償!!

突然之間,她感受到了一股召喚的力量,她不受控製的往自己居住的那個小院飄去。

院中立著一隊兵士,整齊肅穆,有一人背對著她蹲在地上,似乎在撫摸什麼。

隔了許久,那人起身,轉過頭。

是他!

人稱九千歲的禁衛統領,將離。

他剛剛,是在為自己斂屍。

“我來晚了。”

他看著院中的梧桐樹,低聲說道。

“統領!”

一個兵士匆匆進來,雙手抱拳。

“說。”

“宋老將軍、大皇子、起陽先生等人已經帶人將前朝餘孽全部誅殺!”

“帝後的屍體呢?”

“在宣政殿,大皇子……悲痛難忍,暈了過去,宋老將軍正為他們收斂。”

“我親自去。”

說罷,將離小心翼翼抱起鹿韭的屍體,朝外走去。

鹿韭漸漸開始消散,她心中卻燃起一絲慶幸。

大皇子……

想必就是自己的大哥了!

兩年前,他領兵出征,隨後傳來他戰死的訊息。

他冇死,大哥冇死!!

鹿韭第一次在漂浮的時候,感受到眼眶濕潤,一滴淚從她臉頰劃過,她抬手接起,那哪是什麼淚,那分明是一滴血!

-韭低下頭,哦了一聲。將離耐心的安慰她:“此事事關重大,也關乎朝廷社稷,皇上知道後,可早做預防。而且他….很心疼你,我在禦書房外的時候,聽到他偷偷哭了。”鹿韭一直不敢說,她怕父皇母後怪她愚蠢,斷送了江山,更怕父皇母後因為心疼她而難過。如今這個她一人守著的秘密被另外兩個人知道了,她卻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陸淩波和沈辛夷都死了,她更是開心極了,其實鹿韭要自己弄死他們,現下也是不費勁的。真正讓鹿韭開心的,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