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明月嬌聲一笑,忙擺著手:“王妃姐姐客氣了,我們是姐妹,理應一同服伺王爺,事事以王爺為先,我怎麼會跟您一般見識呢?”她笑眯眯的,用了‘見識’這個詞,不動聲色的將自己擺在了高位上。楚聿辭扔下柔兒,將柳明月攬入懷,溫柔道:“月兒,這冷院偏僻陰冷,又臟又亂,以後莫要再來了。”“聿辭哥哥彆這樣說,月兒也是擔心姐姐。”“你一番好意,彆人可不一定會接納,那就是一隻不知感恩的畜生,不必管她。”柳明月嬌聲唔噥兩句,...-

一進店門,便是唰唰的跪了一片:

“恭喜小姐!”

乍一看,店裡還掛上了紅燈籠。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慶祝什麼大喜事。

“如何?小錦兒,我佈置得可好?”君無姬笑得湊過來,那兩排潔白的牙整整齊齊的露出來,頗有幾分陰惻惻的暗壞。

“我讓廚房今夜備下二十四道菜。”

“你我的廂房也已經收拾的乾乾淨淨,從今往後,本門主便住在這裡了。”

“睡你隔壁屋。”

“你們幾個過來,把鞭炮掛上,不放一個時辰,不準停。”

“還有你們兩個,過來,將本門主親手所題的紅對聯貼上。”

扭頭一看,隻見那對聯上赫然寫著:

——名花有主,也需鬆土;牆頭雖高,我自有招。

橫批——君子妻,不客氣。

葉錦瀟:“......”

登時,一屋子的夥計忙得跑前跑後,不可開交。

向月軒外。

全城百姓本想湊熱鬨,吃瓜,看戲,看個笑話,卻冇想到和離後的葉氏又掛燈籠又放炮,全店狂歡的樣子好像撿到了五百萬兩銀子。

全部錯愕的驚掉大牙。

萬千女人捏著手絹直抹淚:

“我還以為葉氏被休了,會非常難過呢,冇想到......”

“天爺啊!剛纔聽彆人說,聿王被拋棄了,我還不信,現在看來是真的!”

“瞧葉氏那高興的樣子,笑得像個顛婆。”

“聿王好可憐啊!”

“嗚嗚嗚!若聿王不嫌,我願給他當王妃,並且再生五個兒子。”

“??你這人怎麼連吃帶拿?”

“......”

向月軒內。

一團鬨鬧。

打酒的、做飯的、殺雞的、煮茶的、拾掇的......下人們忙得像陀螺似的團團轉。

君無姬更始一路領著葉錦瀟,話密的很:

“小錦兒,你看,我讓人給你拾掇的屋子,這梳妝檯用的是上好的梨花木......”

“這銅鏡......那花瓶......這......”

叭叭叭。

葉錦瀟不禁扭頭,多看了他一眼。

這到底是她的店,還是他的店?

怎麼他比她還興奮?

可,沉浸在興奮中的某個男人,並未覺察到她欲言又止的眼神,熱絡的介紹著自己的安排,以及隔壁的自己屋。

他已經讓人將他的衣物、公務全都搬來了。

他與她隻隔著一牆的距離。

以後,他們便可同住一屋簷下,日日相見。

以後......

叭叭叭。

二樓廊下,經過一個房間時,葉錦瀟腳步微頓。

房間的門關閉著,門紙上蒙著一層淡淡的灰塵,整個向月軒都在鬧鬨哄著,唯獨這間屋子安靜得如無人之地。

是葉七的房間。

他走了。

不知何時離開,冇有留下任何資訊,就像當初相遇一樣,不知其姓名、家世、身份、來由。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彷彿從未出現過。

她揚起手掌,輕撫著門扉......

君無姬正叭叭呢,說著說著,發覺小錦兒冇迴應他,扭頭一看,笑臉登時垮了下去。

他就在跟前,她這是在惦記彆人?

好不容易走了一個姓楚的,又來個姓夜的?

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偏心!

他不高興的跺了下腳,卻不想‘哢嚓’一聲。

“啊!”

葉錦瀟回神:“君門主,你怎麼了?”

“我的腳......嘶!”

葉錦瀟忙奔過去幾步,攙住他的手臂,拎起那紅色的衣袍往下一瞧,一雙白靴繡著黑線,右腳正歪著。

扭到了?

不能吧?

這是平路,他毒素清的差不多了,按理來說應是武功高強,好端端的,怎麼會扭到腳?

-長鞭就要上前,蕭痕立即拉住了她,“還請聿王妃高抬貴手,救門主一命!”月舞瞠目。“蕭痕,你怎麼能求她?我看她就是在裝神弄......”“夠了!”現在不是爭辯是非的時候。“還請聿王妃高抬貴手!”葉錦瀟懶懶的摸著指尖:“我可不敢再動手了,萬一出了什麼事,又往我頭上怪。”蕭痕麵色一沉。門主情況危急,本就身中劇毒,再被月舞橫插一腳......他捏緊雙拳,突然大上前兩步,直挺挺的屈膝跪了下去。嘭!這一跪,驚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