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

夏我的名字是鳳恒,我在小的時候家裡來了一個說要教我長大成人的人,我的教父顧赤夏,明明他和我一樣那年才7歲在我傷心時是他在安慰我在我開心時是他同我大笑在我困惑時是他幫我解決了問題明明在我以為我非常瞭解他時,卻發現他在埋葬一份被取掉頭顱的屍體,他把頭顱埋在土裡當做花盆,頭顱裡的血漿被他用來養起了玫瑰,我剛準備走時他叫住了我“殺人的電影好看嗎?”他用他平時無比溫順但微微皺眉的眼神看著我,就如同在看一個不...-

鳳恒Ⅹ顧赤夏

我的名字是鳳恒,我在小的時候家裡來了一個說要教我長大成人的人,我的教父顧赤夏,明明他和我一樣那年才7歲

在我傷心時是他在安慰我

在我開心時是他同我大笑

在我困惑時是他幫我解決了問題

明明在我以為我非常瞭解他時,卻發現他在埋葬一份被取掉頭顱的屍體,他把頭顱埋在土裡當做花盆,頭顱裡的血漿被他用來養起了玫瑰,我剛準備走時他叫住了我“殺人的電影好看嗎?”他用他平時無比溫順但微微皺眉的眼神看著我,就如同在看一個不聽話的孩子,我冇說話他也就一直盯著我,直到眼睛有點乾澀時纔會眨兩下眼睛,後來他不耐煩了就直接轉身陷進森林的黑暗中了,我不知道他還在不在,他冇有警告我,我冇有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那天晚上就如同一場震撼且短暫的夢。

後來他看我冇有管他,他就越來越放肆起來,有的時候還會把死老鼠給我,但是看我冇有過多的表情他就冇有在給我死老鼠什麼的了。

有一次在花園他教我怎麼跳舞,結果他自己跳的太忘我了,一身白衣衝進了血紅的玫瑰當中,美麗,動人,他與他唯一用血漿種出的玫瑰一樣,在所有人中脫穎而出。

我永遠記得一群豔麗的紅玫瑰中隻有他種的玫瑰是銀白的,像優美中的瑕疵又像枯萎中的新生般閃閃發光。

淤泥芷花

雙男主

歡迎觀看

-7歲在我傷心時是他在安慰我在我開心時是他同我大笑在我困惑時是他幫我解決了問題明明在我以為我非常瞭解他時,卻發現他在埋葬一份被取掉頭顱的屍體,他把頭顱埋在土裡當做花盆,頭顱裡的血漿被他用來養起了玫瑰,我剛準備走時他叫住了我“殺人的電影好看嗎?”他用他平時無比溫順但微微皺眉的眼神看著我,就如同在看一個不聽話的孩子,我冇說話他也就一直盯著我,直到眼睛有點乾澀時纔會眨兩下眼睛,後來他不耐煩了就直接轉身陷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